一起上看小说 > 锦绣女娇医 > 第197章 她到底哪点比不上荣音?

第197章 她到底哪点比不上荣音?

        段寒霆乘着强劲的冷风一路小跑着回到家,迫不及待地想要钻被窝和夫人一起腻咕腻咕。



        跨进院子,却嗅到了一股不同寻常的意味。



        他不由顿住脚步。



        院子里静悄悄的,不似往日的热闹,以往这个时候荣音要么是在书房里看书,要么是和莲儿她们打牌,她一向不拘束下人,只要不出格,在自己的院子里怎么闹都成,因此丫头们素日大多活泼可人,叽叽喳喳的聊着天,要么就聚在一起吃厨房剩下来的点心,今儿倒是奇了,一点儿动静都没有。



        难道夫人不在家?



        揣着疑惑,他往里迈步,见一个小丫鬟猫着腰,鬼鬼祟祟地想从拐角处溜走。



        “站住。”



        他低喝一声。



        小丫鬟顿住脚步,缓缓回身,垂着脑袋,战战兢兢地行礼,“二、二少爷好。”



        黑灯瞎火的,段寒霆瞧不清她的模样,他不常回家,丫鬟们在他眼里差不多都长一个模样,他也不放在心上,只问道:“夫人在家吗?”



        “在。”



        小丫鬟急忙回答一句,复又低下头,小心翼翼地禀道:“夫人看书看累了,便早早歇下了,嘱咐我们不要吵醒她。”



        难怪院子里这么安静。



        段寒霆了然,神色缓和了几分,挥挥手道:“下去吧,小声点,别吵醒夫人。”



        “是。”那丫鬟悄声退下。



        段寒霆放轻脚步,轻轻推开门走进客厅,也没开灯,摸索着脸盆,自己兑着水洗了把脸,简单洗漱过后,才进了卧房。



        一推开门,他就闻到了一股浓郁的香味,微微蹙了蹙眉。



        这香味太过浓郁,像是花瓣香,又像是香水味,顶的他鼻腔有些难受,直到走近床榻,闻到了一点雪花膏的淡香,是荣音常用的味道,才舒展开眉头。



        荣音闲暇之余会自己制作一点熏香,说是家里香喷喷的,心情也会跟着好一些。



        她是个很有生活格调的人,总是能给到他一些新的乐趣和体验,这是他在军营里所体会不到的,也是他过往二十多年所欠缺的,所以一贯纵容着她。



        这女人平时话不多,做的事情更是离经叛道,就像一个解不开的谜,又像一头难以驯服的烈马,总能让他抓心挠肝,欲罢不能。



        掀开床帘,又掀起被子一角。



        段寒霆冰冷的身子去捕捉身侧的一具温热,他大手一伸,将人揽入自己的怀中,然后靠在她的耳后,在女人的脸颊上落下轻轻一吻。



        这是他惯常的举动,荣音也早已习惯了,以前都不太理他,可今天怀里这具身子却猛地颤了一下。



        惊讶于她的反应,他旋即低笑出声,“醒了,还是装睡呢?”



        气氛一瞬间的沉寂。



        就在他蹙眉之际,怀里的人嘤咛了一声,“哼。”



        “小鬼头,就知道诓我。”



        段寒霆捏了捏她的鼻子,便起身去剥身上的衣物。



        荣玉浑身僵硬地躺在那里,紧张的不得了,连重重的呼吸都不敢,生怕露出破绽,却又像是鱼钩上的饵食,迫切地想要溜进男人的嘴里,蠢蠢欲动。



        “你没穿衣服吧?”



        段寒霆说着,手便伸过来,在她身上一摸,摸到熟悉的面料,却有几分惊讶,笑道:“这是我托表姐给你在意大利买的那件睡衣吧?终于舍得穿上了。”



        荣玉呼吸一紧,手脚都跟着紧绷起来,姆妈让她穿上荣音的衣服,以便更好的“李代桃僵”,挑了件最高档的,没想到正对男人胃口。



        真是天助我也!



        淡定。



        容易拼命告诉自己,又配合着男人,轻轻“嗯”了一声。



        段寒霆只当她害羞,却凑近她,大手抚上她的身前,低沉的嗓音,促狭的笑道:“那我今儿可要轻点儿撕了——”



        不知为何,他今天兴致愈发高昂,就好像有个小猫的爪子不停在他心上挠啊挠,弄得他浑身燥.热。



        身侧的女人不似往常的嫌弃,甚至有些主动,双腿攀附上他的蜂腰,段寒霆的手也抚到了女人的锁骨处,往下方挪去,却是光.滑一片!



        他的手,不由一顿。



        女人见他忽然停下,不由有些着急,想起姆妈交给自己的那些花招,一横心,伸出胳膊主动揽住了男人的脖颈,把自己的唇送了上去……



        就在唇畔即将碰触到对方的时候,段寒霆忽然抬起头,掐住了她的脖颈。



        “你不是音音。”男人的声音笃定、冷酷。



        荣玉惊愕地瞪大眼睛。



        下一刻,人就被一股大力丢到了地上。



        她吃痛,不由低叫出声,眼睁睁看着床帘在自己眼前缓缓合上,就好像从黑暗走出的人终于看到了黎明的曙光,却又要回到黑暗之中。



        不!



        在她的呼唤中,床帘随风飘起,一股冷风铺面而来,紧接着是一张英俊分明的面孔,在皎洁的月光下显得残冷逼人,眉宇间带着一股嗜血的光芒。



        “少……”荣玉巴巴地看着男人,刚要张口,旋即一个冷冰冰的家伙便抵上她的脑门。



        她蓦地一僵。



        段寒霆居高临下地站在那里,好似一尊冰雕,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凛冽的寒意,全然没了方才在床榻之上那份温柔和缠.绵。



        而那令人迷醉的温柔,显然不是给予她的。



        荣玉不由攥紧拳头,只觉得一股无名火从胸腔上涌来,为什么!她到底哪里比不上荣音!



        借着昏暗的光线,段寒霆已然认出了地上的女人,这次不是什么舞女,也不是什么交际花,而是荣音的三姐,他的小姨子!



        “谁让你来的?三秒钟,不说,死!”



        他扣下了扳机。



        “是荣音!”



        荣玉几乎是毫不犹豫地出卖荣音,对上男人眯细的眸子,她面色惨白,却坚定地指控荣音,“她说给我一个机会,若你肯要我,就让我留在你身边……”



        段寒霆执枪的手一顿,他身上燥热难当,心口却像是被投入了一颗冰球,透心的凉。



        砰!



        卧房的门被一个巨大的力道推开,荣音闯了进来。



        映入眼帘的,便是段寒霆拿枪抵着荣玉脑门的一幕,而男人的身影,像是寒山上孤傲冷漠的野狼,立在黑暗之中,周遭寒意凛凛。



        莲儿伸手拉开了灯线,室内重新恢复光明,刺眼的光线让在场众人瞳孔都跟着缩了缩。



        而荣音,几乎是下一秒,就看到了荣玉身上的睡衣。



        是段寒霆给她买的!



        “谁让你穿我衣服的?”



        荣音恼怒至极,却在踏步上前之时,闻到了浓烈的香味,她吸了吸鼻子,不由抬头,便看到了段寒霆满是汗水的额头和涨红的脸庞,眼圈都变红了。



        他定定地看着荣音,眉宇间有着嗜血的冷芒,几乎是咬着压根,从嘴里迸出一句,“是你,把她送到我床上的?”



        荣音脑子“嗡”的一声炸响,脸色瞬间涨得通红,下一刻又褪干了颜色。



        她知道,她闯祸了。



        “四妹,我这边还没结束呢,你急着进来做什么?”



        荣玉感受到了男人的愤怒,知道自己今天是鸡飞蛋打了,索性破罐子破摔,魅惑一笑,“你这身衣服选的不错,穿在我身上,正合身。”



        这话摆明了是挑拨离间!



        荣音怒上加怒,上前就狠狠扇了荣玉一耳光,怒骂,“你都做了什么!”



        荣玉嘴角见血,却笑得愈发嚣张猖狂,“自然是做了妹妹让我做的啊,少帅眼看着就要被我勾引了呢,偏偏你进来了,为什么,你总是要坏我的好事?”



        她朝地上吐了一口血沫,看着荣音满脸的讥讽。



        “我最讨厌像你这种,既当表子,又立牌坊的人。你要是舍不得,何必跟我说要把少帅让给我,还让我最好能生下少帅的孩子,好记在你的名下。”



        看着荣音气得发青的脸色,荣玉越说越来劲,她爬起来,狰狞的面容凑近荣音,用段寒霆能听到的声音冷笑着质问:



        “你是怕少帅知道你在国外的时候,早就和荣淑一样,被洋鬼子玩坏了,生不出孩子了吧?”



        荣音蓦地僵住,下意识地看向段寒霆。



        而男人看着她的眼眸,已没有一丝温度,冷的渗人。



  https://www.173kxs.com/14_14462/518816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173kxs.com。一起上看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173k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