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上看小说 > 锦绣女娇医 > 第267章 帮大姐报仇

第267章 帮大姐报仇

        段寒霆摸了摸荣音的脸颊,神情有些触动,“有你这句话就够了。”



        他往厨房瞟了一眼,只看到锅里剩下的一点点食物,仅够一个人吃,而荣音向来不是只顾自己吃饭不管下人温饱的,何况是对莲儿,那小丫头在她没有节制的投喂下已经越来越圆了。



        想起莲儿端到楼上那琳琅满目的饭菜,段寒霆微蹙了下眉,他问,“你吃什么?”



        荣音道:“我不饿。”



        话音刚落,肚子就不合时宜地叫了一声,立马拆她的台。



        荣音尴尬地咧了下嘴,段寒霆眉峰却是紧拧了起来,“明明很饿,为什么不吃饭?”



        “刚才还不太饿,现在有点了。”



        荣音给自己搭了个台阶,扯了扯嘴角,“行了,你快上去陪大姐吃饭吧,我一会儿和莲儿凑合着吃点就行。”



        她推搡着段寒霆上去,男人却不肯,碰巧莲儿端着盘子下来,咕哝一声,“姑奶奶问少帅怎么还不上去吃饭,饭菜都要凉了。”



        段寒霆说了句,“你上去陪大姐吃吧,我和音音在厨房吃。”



        便当着莲儿的面关上了厨房的门。



        莲儿:“……”



        荣音看着折返回来的男人,也愣了下,看着锅里那丁点菜无奈道:“行吧,那我再炒俩菜。”



        她拨开菜篮想看看还有什么食材,就被段寒霆箍住了身子,锁进怀里便是一记深吻,她微怔片刻,知道他在借用这种方式来缓和之前的矛盾和气氛,由着他吻了片刻,心还没缴械,身子却已经投降了,继而也迎合了上去,缱绻间将方才闹的那点不愉快和小委屈都消散掉了。



        荣音被段寒霆托着抱起来,一个不妨身子重重砸在厨房的玻璃门上,发出巨大的声响。



        莲儿抱着盘子委屈巴巴地刚到二楼梯口,被这一声响吓的差点脱手,暗道这两口子一会儿晴一会儿雨的,也不顾忌家里来了客人……



        刚站起身便见段舒岚不知何时从房间里走了出来,扒着扶手静静地看着厨房的方向。



        这一下砸的不轻,荣音感觉整个后背都跟着火烧火燎起来,眼泪立时迸了出来。



        段寒霆心疼坏了,赶紧腾出一只手环住她的后背,给她轻轻抚着摸着,他将她抱的很高,只用一只手托着她的身后,荣音生怕摔下来,只好将腿缠在他的腰际,像八爪鱼一样攀附在他身上,厨房的温度让她身上起了一层细密的薄汗,心脏扑通扑通跳的厉害。



        仰头低头之间,两副唇.瓣又碰撞在了一起。



        荣音是在柴房睡过几年的落魄小姐,段寒霆是从枪林弹雨拼杀出来的青年将军,两个人出身都不赖,可成长环境却都是百般艰难,便没有富贵人家那么多的穷讲究,睡个觉都要在床榻上铺着厚软的毛毯,还要沐浴焚香。



        段寒霆没有洁癖的毛病,兴致来了甭管什么地方,床、沙发、浴室、地毯,哪里都和荣音腻咕过。



        不过厨房还真是头一回,让两个人都有些莫名的兴奋。



        反正在自己家,也不用顾忌什么。



        厨房的玻璃和浴室的玻璃是同一种材质,在里面能看清外面的一切,可从外往里看一片模糊。



        段舒岚只隐约瞧见玻璃后有两道身影攀缠在一起,哪怕看不清楚,她也知道里面在发生着什么,只觉得面红耳赤,说不出的羞臊尴尬,双手紧紧抓着扶手。



        她还在呢,这两个人拿她当空气吗?



        还有没有点廉耻!



        莲儿见段舒岚站在楼梯口吓了一跳,忙上前扶住她,“姑奶奶,您怎么出来了?”



        段舒岚被搀扶着往里走,脸上的涨红还没褪去,“他们俩经常这样吗?”



        莲儿一怔,才反应过来她问的是什么,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脑袋,“让您见笑了。少帅和夫人一向恩爱,当着我们的面搂抱抱亲个嘴什么的是常事,我们都习惯了,您不理他们就好了。”



        段舒岚听得心头一涩。



        习惯就好……她倏然想起那夜,她赤-身躺在床榻上主动求林孝成要他,他却嗤笑一声,看都不看她一眼,钻进被窝里一晚上都没碰她一根手指头,那种凉到骨子里的羞耻和绝望,她到现在都忘不了。



        荣音到底有什么媚术,能把她弟弟勾.引成这样?



        段寒霆紧紧抱着荣音往自己怀里摁,大手扣住她的腰间,九浅一深,起起伏伏,十指像是弹钢琴一样在她身上点着火。



        荣音能感受到男人比往常更加的猛烈和狂热,甚至眼眶都是猩红的,不知道是出于对她的爱,还是出自姐姐被打的愤怒?



        再次从浴室走出来之时,段寒霆正坐在床头打电话,浑身的情-潮已褪,取而代之的是十足的冰冷和凌厉。



        不知电话那头说了什么,只见他冷冷一笑,“牢里工具不是挺多的吗,一样一样往他身上招呼,留口气,别把人搞死就行。”



        荣音擦头发的动作一顿,猜测林孝成应该被段寒霆的人逮住了。



        挂了电话,段寒霆当着荣音的面褪掉浴袍换上西裤和衬衣,随手扣上.了她送给他的那块百达翡丽。



        见惯了男人军装笔挺的凌利模样,以至于每次他换上西装,对荣音都是不小的惊艳,国外那么多的帅哥,都比不上眼前这位分毫。



        黑色的西装,黑色的西裤,黑色的头发,一身黑的男人从头到尾都彰显着高贵奢华的气息,可他冷寒的面容像是要去参加葬礼。



        荣音穿着一双棉绒绒的拖鞋,踩在地板上没有一点声音,她静静地朝他走过去,明知故问,“你要出去?”



        “嗯。”



        段寒霆应一声,薄唇一绷,“林孝成知道我不会放过他,连夜也逃回清苑找他爹护着,我让刘强他们半路拦了下来,扔进了地牢。”



        荣音听了神情一动,下午林孝成冲她那样叫嚣,他还真以为他有恃无恐,不怕段寒霆呢,没想到还是个老鼠胆子。



        见她不说话,段寒霆抬眸问她,“你要跟我一起去吗?”



        “我去干什么,血流一地的场面我最不爱见了。”



        荣音睨他一眼,嘟了嘟嘴。



        段寒霆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你是医生,还怕见血?”



        “那不一样,再说了,我是医生,职业道德让我不能见死不救,我跟你去了是杀人还是救人?”



        段寒霆思忖了一下,“我们可以分工,我来杀,你来救,看谁的本事大。”



        “去你的。”



        荣音气愤地推了他一下。



        段寒霆笑了出来。



        荣音揪着他过来,给他理了理衣领,面无表情一句,“林孝成是死是活我不管,你得干干净净的回来,不然今晚不让你上.床。”



        段寒霆浅笑了下,“我会洗澡。”



        “洗澡也不行。”



        荣音颇为霸道地揪起他的衣领子,用纤长的手指戳了戳他的胸膛,“你这身衣服,这双鞋子,还有这块表都是我给你买的,不准给我弄脏了,听见没有。”



        段寒霆眸色深深地看着她,他要去地牢收拾林孝成,地方脏人更脏,怎么可能干干净净地回来。



        荣音说这话,实际是不想让他亲自动手,她怕他在气头上失了分寸,真打死了林孝成。



        这小妮子,长了一颗七窍玲珑心,总是变着花地欺负他。



        “行,听你的。”



        段寒霆到底应了下来,在她额头上轻吻了下,说了句“照顾好大姐”,便踏着黑夜离去。



        他走后,荣音又去段舒岚房间给她重新换了一次药。



        “把这个吃了。”



        荣音将药倒在她的掌心,递上温水,让她将消炎药服下。



        段舒岚咽了,换药的过程让她又出了一层汗,不过没有第一次换药时那么痛苦了。



        抹在她身上的这些药膏都是荣氏企业自制的,荣音亲自参与研制,效果非常的好,如今还在试用的环节,没有投入生产,不过见段舒岚伤口的愈合程度,荣音觉得下一步可以让公司开发生产出来了,西药虽然研制成本高些,但使用还是比中药方便,肯定会很好卖。



        “则诚去哪儿了?”段舒岚趴在床头问。



        荣音并没有隐瞒她,直言不讳道:“去找林孝成给你出气去了。”



        段舒岚虽然是在意料之中,却还是有些紧张,“他想对林孝成做什么,不会是想要他的命吧?”



        “怎么不会。”



        荣音淡淡掀了下眼皮,“则诚和你姐弟情深,林孝成敢把你伤成这样,他怎么可能善罢甘休?大姐,则诚很重视你。”



        段寒霆在战场上,是令人闻风丧胆的阎王爷,所到之处总能激起惊涛骇浪,没有不怕他的,敌人说他杀人不眨眼,说他心狠手辣,说他冷漠无情,可那是在战场上,在家里的段寒霆,是段家二爷,唯一的嫡子,即使也会动手教训弟弟,可却从来不会真的要他们的命。



        敌人和自己人,他分的清清楚楚。



        换句话说,他可以将自己的弟弟打的爬都爬不起来,却决不允许别人欺负他们,同父异母的弟弟都如此,更何况一母同胞的亲姐姐。



        段舒岚听到这里,心中既感动又惊慌,嗓子都在颤抖,“不行啊,林孝成不能死,他要是死了,段林两家会反目成仇的。”



        荣音没有说话,道理人人都懂,局势也都明白,可真到了气头上,谁又说得准呢?



        换做是她,如果是自己的姐姐遭遇这样的事情,荣淑和荣玉她不会管,可如果是婉瑜,那她不惜一切代价也会给她报仇。



        所以不管今天段寒霆对林孝成做了什么,她都不想再阻拦,出了事情她和他一起面对就是了。



        折腾到现在已经是深夜了,夜空黑成一团,连颗星星都没有,乌云蔽日,是要下雨的征兆。



        刚动了这个念头,一颗巨大的雨点子“啪嗒”砸在窗户上,继而噼里啪啦下起雨来,雨势来的那叫一个迅猛。



        荣音起身想过去将窗帘拉上,刚走到窗边,就看到一抹明亮的灯光,一辆黑色的轿车缓缓驶进大院,她眼睛一亮,“回来了!”



        狂奔下楼,莲儿已经将门打开了,荣音刚走到屋檐下,就见段寒霆下了车,阿力撑起一把黑伞遮在他的头顶。



        哪怕黑夜雨幕,也遮不住男人的半点光辉,他英俊的眉眼,刚毅的轮廓,站在那里都是一道亮丽的风景。



        荣音连伞都顾不上打,就朝他狂奔过去,她这一跑将段寒霆的从容瞬间打破,赶紧急走两步将她抱在怀中,斥道:“不怕淋雨?”



        刚靠近他,荣音就闻到了一股浓重的血腥味,狠狠拧了下眉头,可想而知这是来自林孝成身上的味道。



        势必见血了,而且这伤轻不了。



        段寒霆半抱着荣音进了家门,见她冰着一张脸,忙展开双臂将衣服给她看,“答应你的,浑身上下干干净净,一点儿没脏。”



        他身上虽然有血腥味,却的确没溅上血,只是荣音一低头就瞥见了他裤腿上溅上的两处泥点子,还有皮鞋上的雨水。



        段寒霆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当场被打脸,有些讪讪,“突然下雨了,纯属意外。”



        荣音娇蛮道,“我不管,你自己洗裤子,自己刷鞋。”



        “好,我自己洗,自己刷。”



        段寒霆在莲儿的服侍下脱掉皮鞋换上拖鞋,跟着荣音往房间走去,在临近房门之际暗戳戳地问道:“那还让上.床不?”



        荣音阖着房门的手一顿,作势就要关上,段寒霆眼疾手快地抵住门钻了进去,一把搂住了她,关上了门。



  https://www.173kxs.com/14_14462/600778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173kxs.com。一起上看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173k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