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上看小说 > 贵妃的影后初体验 > 大猪蹄子

大猪蹄子

        桃胶,是桃树产的胶汁,是种很稀缺的东西。

        上回,陈锦然是在农贸市场里跑了半天才买来的,熬出来的粥味道里有桃花的清甜,仿如果冻一般糯滑。

        桃花虽美,吃了却要泄腹,而桃胶,寻常人不吃它,但是宫里的贵妃们有一味补品就是桃胶粥,常食,能滋润皮肤,美容养颜,上辈子的陈锦然就常吃它。

        “今天下午我还有一场戏,下来我就该杀青了。”陈锦然说。

        小崔大失所望,但毕竟戏更重要:“那就明天?”

        “明天我就该回家了。”陈锦然挥舞着手里的剧本说。

        这部戏她能赚八万块,全部还到银行,她还欠着三十一万的卡债,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还债,她得想办法弄三十万块钱去。

        一天250的饭钱,她已经不屑于挣了。

        和何斯年的这场戏是最考台词的一场戏了。

        片场调灯光,布景的时候,陈锦然还在背台词,这是她生来背过最长的台词。

        何斯年,那个吃了她几顿饭的男人,剧里的大猪蹄子,剧外的挖肾总裁低着头,也在看自己的剧本。

        “桃胶真能熬粥?”漫不经心的,他突然说。

        相比于送饭那天看到的,肌肉贲张的‘**’,他还是穿着龙袍的时候好看,皮肤呈象牙色的白,眼角特意画出来的皱纹,让人可以窥见他二十年后的样子。

        陈锦然四顾,发现并没人注意他俩,于是说:“能!”

        “今晚熬一碗,我最近胃口不太好。”何斯年皱着眉头说。

        陈锦然莫名的就有点生气,他也在读剧本,难道不知道这是她最后一场戏,明天就该走了?

        不过转念一想,人家不是狗皇帝也是总裁,又没有真的潜规则自己,而且还让她赚了小两千块钱,熬就熬吧。

        灯光亮起,导演一声action,戏就开拍了。

        何斯年本来就拿的是剧本,这时候换成了奏折,眉头一锁,已经入戏了。

        而陈锦然则要从外面走进来,敛裙,跪到明帝的面前。

        “蓬莱来了,小皇子最近如何?”明正帝说。

        蓬莱笑着说:“早起,小皇子与小女一样用了一碗粥,两块点心,晌午便与诸皇子们一道习文,午膳毕,便与诸皇子们一同沙场习射,到了晚上,照例习皇上安排的功课,得片刻安宁,才能与小女顽闹一番,于功课上从无一日懈怠。”

        说着,她捧上小皇子的功课,皇上一看,果然龙颜大悦。

        “朕常听太傅言小皇子顽皮,不肯好好写字,而且总喜欢动来动去?蓬莱近日替朕伴着他,可有发现此事?”明帝又问。

        蓬莱说:“小皇子细瘦,也最小,桌子与他来说有些高了,小女已经替他缝了一个更高的蒲团,今日太傅必定不曾言,说他好动。”

        皇上点头,却又说:“三皇子言,小皇子在沙场不但口出狂言,还宣称自己才是继承大宝之君,蓬莱,你不是宫中女子,尽可以客观的跟朕说?”

        “小女不曾跟到沙场去,不过今日晨起,小皇子念叨说三皇子冲龙沟时淋了他满鞋的尿,此事小女也不会瞒着。唇齿本相依,还要不小心咬到嘴儿呢,这其中的公理是断不明的。”蓬莱仰起脖子,一副少女的倔犟,理直气壮的辩解。

        俩人之间因为皇子有了接触,彼此间应该是有点无法言明的欢喜的。

        蓬莱一双眸子楚楚动人,欲语还羞,正是一个寄人篱下的小女孩渴望爱和保护的眼神。

        她心中暗暗喜欢皇上,却也知道宫深似海,自己若入了宫也不过三千佳丽中默默无闻的一个,但是,她又忍不住心的欢喜,此时为了弟弟死意已决,于是坦然的欣赏着让自己心动的男人,眼中泪雨蒙蒙。

        明正帝不知这与蓬莱县主来说,是她人生的最后告别。

        于是兴致勃勃的拿起了小皇子的功课来翻。

        人爱孩子的心都是一样的,但是小皇子的生母淑妃全心在与继后争宠上,眼里只有继后的肚子,却不知自己最大的依仗该是小皇子。

        继后虽然表面平淡无争,但也在极力的想办法生下一个孩子,以保后位和将来的储君之位。

        而蓬莱,如今居然成了这宫里,唯一一个能与明正帝共同为了五皇子成长而喜悦的两个人。

        “不错,朕五岁时写不天佑这般的字来。”明正帝翻着功课,手指上其中一页,笑着说。

        随手翻着功课,就翻到一些写的比较拙劣的字。

        明正帝于是眉头一锁。

        “这是小女幼弟杜康的字,写的万万不及五皇子千万分之一的好,但还请皇上不要责罚,是小女疏忽了,把他的字夹到了五皇子的字里头。”

        明正帝亦是父亲,见到有孩子写出拙劣而又丑陋的字来,不怒反笑:“改日带孩子来,给朕瞧瞧。”

        有明正帝这句话,蓬莱就满足了。

        她不愿助表姐害人,但是又怕自己死了之后表姐要迁怒到弟弟身上。

        让明正帝知道自己有个弟弟,明正帝在自己死后,念及旧恩情,必然会保全他的。

        而就在这时,何斯年的目光一转,陈锦然突然分不清是现实还是戏中,他凝视着她,突然就伸出了自己的手,从她的面庞上轻轻掠过。

        那还是上辈子,皇上那个大猪蹄子曾在临咽气之前,唯独把陈锦然喊到床边,说了一句:“贤妃是世间的尤物,朕是世间的钢刃,朕的修行满了。”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壁立千刃,无欲则刚。

        陈锦然侍奉过的那位帝王于私德上,于家国天下,确实堪称山河江海。

        但是,他委屈了陈锦然一辈子,让她在宫里默默苦熬了二十年,只为他的钢性,就仿佛修仙时的炉鼎一般。

        真是太幸运了,她不但解脱了,而且来到了这个全新的地方。

        “皇上,小女该告退了!”就在明正帝的手渐渐托上蓬莱的下巴时,她适时说出了台词。

        明正帝的手顿在半途,他眼里有惊愕,也有不解,同时大概还有点恼怒。因为窃香不成,还被个小姑娘给打断了。

        “皇上万岁万岁,体康身健,永佑我朝!”叩首而出,紧接着就是奔跑,撞柱的戏,外面的摄影机在高处飞速的追逐着,陈锦然几乎一气呵成。

        虽然柱子上包了一层防护膜,但她还是撞的脑袋生疼。

        “来来,捧上花,等何生拍完了大家一起拍个照,恭喜你杀青。”副导演抽空,亲自把花捧了过来。

        “这就杀青啦?”捧着花,陈锦然还真有点从戏里出不来。

        这场戏要连贯起来,情绪才到位,所以何斯年的戏还得继续。大家还得回正殿里去。

        “回皇上,就在方才,蓬莱县主出殿之后,撞死在掖庭的柱子上了。”太监说。

        这是一场极其内敛,没有一句台词,所有的戏全在面部表情和动作上。

        听说蓬莱县主撞柱而死,皇上一开始以为是自己轻薄了县主的原因,不过,作为明察毫的帝王,他让大太监喊来安排在淑妃宫中的眼线,将方才淑妃和蓬莱县主之间的摩擦听了一遍,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于是,从惊愕到后悔,再到震怒,难过,悲愤交加,其间没有一句话,但是,每一个眼神,哪怕一下呼吸,都能让观众为之而揪心无比。

        只是动了那么一丁点的小情吧,在繁杂的政事中,在枯燥的奏折里,有一个纯真的,温柔的,娇俏可爱的,不带任何功利的女孩,能跟他一起聊聊他的孩子,让他能获得片刻的安宁和放松。

        但就是那么一丁点的温情,那么轻轻的一下碰触。

        于她仿如鹅毛般轻飘飘的命运来说,却是仿如泰山压顶般的灭顶之灾。

        只见他重重的把拳头砸在功课薄上,却又徒劳的,缓缓的,甚至是无力的松开。

        看他松开手,陈锦然的后背都透着一层子的汗。

        “来人,将淑妃打入冷宫,永生不得出来,小皇子交予皇后抚养。”这一句里,明帝又重燃了为帝王的果决与狠厉。

        “陈锦然杀青了,何生,跟她合个影吧,她就可以滚蛋了。”导演抱着花,笑着说。

        陈锦然知道自己要杀青,所以用电饭煲做了一个蛋糕,专门买的包装袋分包起来,这时候就开始一人送一块。

        “导演,以后有戏可千万记得喊我啊?”给导演一块。

        “买的?”

        “瞎说,自己拿电饭煲蒸的,网上有教程。”陈锦然说。

        “真是自己蒸的,那我可得好好尝尝。”副导演说着,也抢了一块。

        咬了一口,自己做的,松软可口,全是奶香味。

        “对不起啊陈锦然,上次我不该因为画的事情让你给孙菁道歉。”副导演说。

        陈锦然看他喜欢吃,又多给了他一块:“我都忘了,您还记得呀,老人家记性可真好。”

        “小丫头,你嫌我老,我记你今天这句话一辈子。”副导演指着陈锦然的额头说。

        “您要有戏记得我就成。”陈锦然说。

        分完蛋糕,把取款申请交到导演的面前,她笑眯眯的说:“导演,发工资啦。”

        “小丫头,以后好好干,你还真是干这行的料。”导演说。

        一小姑娘,入戏就混身是戏,出戏就风轻云淡,一扫而空,这可真是个好苗子。

        “您也是好导演,以后多多指教。”好话说多一点,可没啥坏处。

        从剧组出来,陈锦然先给章怡发了个微信:“前辈,我杀青啦,以后还请多多指教啊。”

        不止刨花水,陈锦然还有很多好用好玩的东西,都足够在这个工业发达,但是化妆保养远不及宫廷里的时代让自己赚上一笔。

        不过好货也在经营,她想跟章怡一起赚点钱,但是不能太主动,太主动就显得她刻意了。

        而这时章怡在片场,正在和何斯年配戏。

        看到陈锦然发来的消息,虽然对刨花水很感兴趣,但是第一时间并没有回复她,反而凑到了何斯年的身边:“何生,陈锦然给我发消息,估计是想让我照顾照顾她,你说要不要照顾?”

        艺人之间的八卦绯闻,身在娱乐圈中,对于网上那些乱七八糟的绯闻,大家都能一笑置之,因为知道那是胡扯。

        但是,何斯年与众不同,他还从来没跟谁传过绯闻,这就让章怡有点好奇了。

        何斯年双眉一挑,高挺的鼻梁下是两片噙着冷傲的唇,正在专注的刷手机,没说话。他的睫毛特别长,向上卷屈,根根分明,看的章怡又羡又妒,恨不能一根根拨下来,全种到自己眼睛上。

        天盛传媒俩老总,大何长的不够帅气,但是江湖厚道,圆滑无比。小何冰冷孤傲,俊貌绝美,但于人□□故上从来不假以辞色。

        就没人能揣摩透他的心思。

        章怡在心里飞了个白眼,飞快的发了个语音:“今晚到我房间,咱俩聊聊。”

        马上开拍,灯光摄像已经就位了。

        何斯年的手机上还是那碗桃胶粥的照片,他不经意的舔了舔唇,再抬头,眸光里已经是岁月的沧桑。

        开始对戏了。

  https://www.173kxs.com/16_16942/648510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173kxs.com。一起上看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173k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