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上看小说 > 重回九零 > 140、【营养液破万加更】

140、【营养液破万加更】

        怀愫/文

        林文珺在电话里回:“马上就到了,别急。”她先把冯兰送回家。

        “明天你们就回去了吧?”冯兰说,“出城的时候你到家里拐一下,我有做好的馄饨团子,都冻起来,给你带回去吃。”

        “公司这么忙,你还做这个了?”

        “啊儿呀。”冯兰笑了,她早就没空做这些了,这些都是她姐妹们做的,冯兰家里姐妹多,一直都挺和睦,一家包馄饨,一家做团子,姐妹齐上阵。

        多出来的就分给冯兰。

        今年这个年,过得还真是舒畅,夏秀珍一心记着要出去旅游,还做了一桌子菜,全是林文珺爱吃的。

        她还在菜里看见小螺肉了,这个季节哪里来的螺肉?

        夏秀珍笑眯眯的:“这个我自己做的螺肉酱呀,想到你喜欢吃这个,平时不回来,过年又没有,提前买了田螺,把肉挑出来。”

        炒成酱,等林文珺回来过年,拿出来炒韭菜。

        林文珺哪是爱吃这个,是以有没肉吃,田螺最便宜,夏秀珍自己买着买着,还以为这是女儿最爱吃的了。

        江宁懵懵的,妈妈没买过这个菜,肯定不爱吃。

        大人就只会买自己爱吃的菜!

        林文珺挟了一筷子,长远不吃了,突然吃到竟然觉得滋味还不错。

        “好吃吧,还有一罐,给你带回去。”

        当然也江宁爱吃的,糖年糕跟炸春卷,夏秀珍做了两种咸的两种甜的,白菜肉萝卜丝,还有豆沙和芝麻。

        刚炸出来,她就拿个小碟子,江宁还在看哥哥姐姐们重看春晚呢,外婆就把春卷塞到她手里:“刚炸的,快点吃。”

        在娘家舒服,在江家也一样。

        林文珺连着两年没做过年夜饭了,今年也没做,她只在年三十晚上煮了一锅腊肉香肠饭,在饭底埋了几个熟荸荠。

        这是本地人过年的风俗,叫“掘元宝”。

        给两个女儿各盛一碗,让她们在碗里挖元宝。

        去年圆圆还不会自己吃饭,把熟荸荠戳烂了,今年她拿着圆头叉,学姐姐的样子在小碗里挖挖挖。

        挖出一大颗“元宝”。

        “圆宝掘元宝!”江宁也掘到个大的,还把香肠腊肉饭都吃了,外婆家做的料不足,还是妈妈做的最香了。

        香肠太好吃了。

        年初一吃小圆子,林文珺也早早起来,甜茶汤都煮好了,江惠洁煮的,还给江宁做了碗糖水荷包蛋。

        再一看连元宝茶都准备好了,林文珺笑她:“周俊峰什么时候来拜年?”

        “已经在路上了。”

        林文珺不伸手,年夜饭就在饭店里吃,谁也不敢挑刺,连江惠娟都不再挤眉弄眼说难听话了。

        江惠娟她后悔着呢!早知道就跟着林文珺买房子了!

        三十多平小是小,但也涨了三千多,存银行一年的利息才多少钱?

        她也打算买房子了,家里再贴一点,能买个更好的:“我得慢慢看,选个好点的。”林文珺不说话,再慢可就买不着了。

        林文珺以前好奇,江烨的二姐什么样,他难道就看不见。

        现在才发现果然看不见,人真的能把另一张脸藏在面具后。

        今年是林文珺过得最舒畅的一个年,心里刚这么想,冯兰就感叹:“今年这个过,过得舒服。”

        林文珺笑了,打着方向盘一拐弯,停到冯兰新房子楼下:“可不是,舒服!”

        她送完冯兰去酒店,换了双高跟鞋,上午去蟹塘的时候,身上穿的跑鞋牛仔裤,鞋子上沾了泥水。

        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换,稍稍理了理头发,补点口红就上去了。

        这酒店是江烨的同学订的,林文珺不知道姓名,拎着包走过几间包厢,打电话给江烨:“我到了,哪个厅?”

        “牡丹厅。”

        她一听,已经走过了,又转身往回走,江烨出来找她,推开门招手:“这儿。”

        林文珺黑色修身羊绒大衣,经典款驼色格子围巾在脖子上绕了两圈,头发微微带卷,她一进门就有人说。

        “你老婆这么年轻?”

        还有人起哄:“这是第一个还是第二个啊?”

        “晚来了要敬酒啊。”

        林文珺脱掉大衣,跟围巾同色的v领毛衣,下面是条牛仔裤,她没理会这些起哄的人:“不好意思啊,公司里有事,来晚了。”

        江烨挺满意的,她脖子里那条钻石项链,在灯光下熠熠生辉。

        她一开口,就有人问:“老/江,你老婆自己开公司?”

        林文珺笑了,她看了眼其中一位女同学脖子里系的丝巾:“这个就是我们公司的产品,白玫瑰系列,今年还会出同款的胸针。”

        说着她站起来发了圈名片。

        苏城离海市很近,去旅游一下两天就行,单休改双休之后,很多苏城人都会坐车去看一看十里南京路,东方明珠,外滩万国建筑。

        晚上电视广告都在放的,去了南京路,刚进第一百货就看见专柜了,可不得买一条过年戴。

        这倒提醒林文珺了,景区也完全可以卖这些特产嘛,特别是国画系列。

        “江老板,你老婆的生意也做的这么大啊?”刚刚还起哄问第一个还是第二个的,不讲话了。

        说要敬酒的,江烨喝了。

        林文珺上辈子从来没参加过江烨的同学聚会,这辈子听了许多江烨初中时候的事。

        基本就是打架,出鬼主意,捉弄老师,幸好江宁还是懂规矩的,要是全像了她爸爸,林文珺真要头疼。

        酒再多喝两杯,就有人指着其中一个女同学说:“呐,林老板,这个就是你们家江烨的梦中情人,初恋。”

        话里话外有种,女同学当年不识宝,要不然现在就是老板娘的意思。

        一桌人笑骂他,特别是那个女同学,她是真的发怒:“你有毛病吧你!”

        林文珺一听声音就知道了,上次打电话的不是她。

        江烨这人审美不变,他就喜欢温柔的斯文的,打电话的那个女人,听声音就叽叽喳喳,怎么会是他初恋。

        人家玩笑都开了,那个女同学是给带着丈夫一起来,夫妻俩脸色都不好看,林文珺干脆端起饮料杯子,笑眯眯说:“玩笑归玩笑,我们碰一下。”

        女同学这才下台了,她松口气,觉得江烨老婆人蛮好的。

        江烨还扔给对方一包烟,打声招呼:“没有的事情,就是开玩笑呢,他喝多了,他念书的时候就绰号就叫歪嘴。”就是因为这张嘴太欠。

        别参加个同学聚会,回去夫妻俩闹矛盾。

        打电话来的那个女同学,自从看见林文珺,就一直没怎么说话。

        等到聚会散了,江烨付的帐,他喝了酒不开车,林文珺把车开到饭店门前,看他还在那儿拉扯个没完,响了声喇叭。

        江烨讲:“看看,没办法,凶得很。”这才晃晃悠悠坐上车,开回家。

        两人出去,把孩子交给江惠洁看一天,她一看见林文珺就说:“嫂嫂,你看看圆圆,她坐痰盂半天了。”

        “多久了?”

        “有半天了,下午她就想上,一直出不来。”江惠洁还以为她吃坏了肚子呢,但中午她们吃的很清淡,一点烂糊肉丝面,圆圆吃得津津有味的。

        圆圆看见妈妈,急得要哭,说:“嗯嗯嗯不出。”

        林文珺从包里拿出儿童开塞露,让圆圆趴着挤一点,还坐回痰盂上,多喂她喝温水。

        江宁也不嫌臭,守着妹妹,她摸摸妹妹的肚子:“你也上火啦?”

        她一下想到什么!跑进房间,翻出她藏起来的巧克力,还剩下两块,少了大半块,剩下的另一块上,还咬了一口。

        一小排牙印,就是圆圆的!

        江宁把巧克力拿给妈妈看,气得瞪圆圆:“你是小猪,你又不是小老鼠!还偷吃巧克力!”

        圆圆摇头不承认:“没有哇!”

        作者有话要说:开塞露姐妹花

  https://www.173kxs.com/25_25288/1461222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173kxs.com。一起上看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173k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