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上看小说 > 和豪门老男人先婚后爱了 > 134、分飞燕3

134、分飞燕3

        秦斯焕把手指从路止嘴里抽出来,在他唇上抹了把,抓过昨天随手扔在地上的睡衣套上,扭头问床上的路止:“送你去上学?”

        路止扯着被子盖住身体,半躺在床上,脑袋靠在床头柜边,桃花眼眼皮褶皱很浅,手指在自己唇上点了点,语气带上三分似笑非笑的痞:“叔叔,你喜欢我啊?”

        少年这模样招人疼的很。

        秦斯焕觉得某个地方涨的难受,但看到路止露在外面布满青紫痕迹的手臂,又心软了下。

        他光脚踩在地板上,额角的筋跳了下。听到路止的问话,没扭捏,颔首承认,又问他:“能起来吗?”

        “哪种喜欢啊?”清凌凌的桃花眸盯着他浴袍下的胸膛看,上下打量着,懒懒的逗他:“那种想要上/床的喜欢吗?”

        秦斯焕吞咽了口口水,侧脸轮廓锋利,警告他:“宝贝,你别招我。”

        昨天晚上哭着求他的也不知道是谁,天一亮就又开始撩拨他。

        记吃不记打。

        少年半截手臂搭在单薄的被子上,手指无意识的交缠着,咬着唇,目光里有短暂的迷茫。

        过了会儿,他撑起身子,自己下床,脚踩在地板上的那一瞬,腿根一软,直接扶着床沿跪坐在了地上。

        路止:……

        路止:!!!!!!

        他什么时候这么弱鸡了!!!

        浑身都像散了架一样,骨头都松了一般,路止索性大剌剌坐在地板上,抻了抻腿,仰着脑袋盯着朝他走过来的秦斯焕,嘴角痞笑:“地上挺凉快的,秦斯焕,你要坐下试试吗?”

        男人在他身前蹲下,目光落在地板上。

        路止顺着他的视线看下去。

        两侧各有一个清晰的牙齿印,印在雪白的皮肤上,分外醒目。有黏腻的液体在地板上缓缓地淌。

        路止的脸一下涨的通红,他低下头,刚才那点好不容易来的聊骚的勇气又没了。

        我草秦斯焕他妈祖宗十八代啊!!!!

        你他妈当老子是白米饭香喷喷吗!!!

        人渣!!渣男!!!

        秦斯焕伸出右手,指尖在他下面弹了下,低沉又暗哑,像在火上煨的一块砾石,下一秒就要爆炸:“宝贝,别去上学了。”

        路止被激的抬起头,“嗯?”

        男人手指在地板上轻触了一下,而后放在唇边尝了下,公事公办的语气,严谨的说:“很甜。”

        “啊?”

        路止有些困惑,伸出手,学着他的动作,碰了下地板上的东西,还没碰到嘴唇,就快吐了。

        ……这他妈哪里甜了!???秦斯焕脑子是中毒了吗!!!

        路止皱眉,嫌弃的在他睡袍上擦了擦手指上沾着的。

        秦斯焕眸光沉沉,投不进一丝光一般,黑眸定定看着路止,喉结突出,下颚线条冷硬,手臂上的肌肉结实。

        “再来一次吧。”

        他俯身埋在路止脖颈间,手臂锢着少年的肩,另一只手熟练地脱下了自己的睡袍,哑声:“宝贝好像也不是很想去上学。”

        ……

        路止起初反抗,又抓又咬,最后自己隐约尝到了一点滋味。

        男人的呼吸打在他蝴蝶骨上,半趴在他背上,亲吻他肩胛骨,声音满是情/欲:“喜欢吗?”

        路止咬紧牙,不发出一点儿声。

        秦斯焕凑过去跟他接吻,舌头卷着他的唇舌,少年身体轻轻发颤,白皙的脖颈上吻痕泛着血丝。

        “别忍。”

        男人腰/腹一下一下用力。

        声音里是从未有过的温柔眷眷,“宝贝,叫我。”

        路止意识都被撞散,手指抓着床单,用力到指骨都泛起青白,桃花眸里盈满水,无意识的闷哼一声。

        声音砸进男人耳里,如碎玉击珠,他放轻动作,嘉奖般的在路止唇上啄了下,柔声赞他:“真好听。”

        ……

        再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路止睁开眼,柔和的夕阳爬在墙壁上,秦斯焕搬了个笔记本在床边处理事务。

        见他醒了,男人单手合上笔电,放到床头柜上,转了转颈脖,侧着脸,下颌线绷紧,问他:“饿了吗?”

        路止僵硬的点了点头,发觉自己腰上被搭了一层薄毯,枕头边放了一套折叠整齐的衣服,男人手掌揉了揉他的头发,温凉的吻落在他额头上:“下楼吃饭,吃完饭叔叔送你回家。”

        这下倒还记得自称叔叔。

        路止面无表情的扯了扯嘴角,打掉他的手,抬眼,冷冰冰的语气:“滚。”

        “生气了?”秦斯焕低沉笑了下,笑声磁沉,低音炮似的。

        路止扭过头,嘴巴都撅起来,牙齿陷进唇瓣,手背遮住眼睛,声音又低又糯:“气你妈。”

        温热的指尖在他喉结上辗转,男人不恼,也没有丝毫不耐烦,耐着性哄:“早上是不是比昨晚舒服多了吗?”

        “宝贝儿。”顿了下,磁性的声音含笑:“你不是都爽哭了吗?”

        “……”

        路止瞪了一眼他。

        秦斯焕捏着他下颌,黑沉眼底染上温柔,“喜欢叔叔吗?”

        ——

        夏夜的蚊虫飞舞,路灯尽职尽责洒下光线,照亮行人匆忙的背影。

        路止站在白色路灯杆下,冷淡的睨着走在他身边的男人,好一会儿:“秦叔叔。”

        男人勾着唇角笑,黑眸映着灯光,脚步微顿:“怎么?”

        他扭头,压低声儿:“舍不得叔叔了?”

        路止:“……”

        神他妈舍不得。

        路止停下来,认真的说:“您给我们家那么大一笔钱,本来我不该跟您计较这些的,但是我……”

        他虽然不讨厌跟秦斯焕做,后面确实也……贼他妈爽。

        但他在秦斯焕面前,总有点不自在。

        后面的话他没说出口,转了个弯,抬起眼睫,桃花眼眼尾翘起,勾出一道细长的线,平添几分勾人:“我见过秦爷爷了,以后他应该也不会逼您结婚。”

        “嗯?”

        尾音敲着,低低沉沉。

        路止砸吧下嘴:“以后咱们别见面了,等过三年您来找我去办离婚,成吧?”

        话一说完,周身温度似乎凝住,微凉的晚风吹在脸上。

        秦斯焕冷笑了声,抬手拍了拍他的肩,眼眸里的温度迅速冷下去,他淡淡嘲讽:“小止,你这笑话说的倒是挺好。”

        路止抿着唇,神色认真无比:“叔叔,我没跟您开玩笑。”

        秦斯焕哦了声,语调转了好几个弯,最后没说好也没说不好,一路送着路止到他家别墅门前。

        “宝贝。”

        路止进去前,秦斯焕在身后低声喊他。

        他转过身,手插兜,耸肩,脖颈上密密麻麻的“草莓”挤在一起,几乎形成一个圈,他抬了抬下巴,舌头顶了下牙槽,“还有事?”

        神色疏离冷淡,桃花眸里泛着凉。

        小没良心的。

        秦斯焕从兜里摸出一支烟,

  https://www.173kxs.com/27_27284/1410021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173kxs.com。一起上看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173k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