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上看小说 > 朕是大明造物主 > 第354章臣妾要咬舌自尽(求银票)

第354章臣妾要咬舌自尽(求银票)

        苏克朗正在观察前面的敌情,这时他感觉自己的后背有点冰凉,一个凉飕飕的东西,进入了自己的身体。

        随后,发出了噗嗤的声音。

        怎么回事?

        敌情难道不是在城外么?

        苏克朗赶紧回头。这时他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开始不受控制,自己不管多么努力,他的身体也只能缓缓地回转。

        在苏克朗还在努力转身的过程中,他身后又?响起了噗嗤的声音。

        这次不是一个,而是连续的声音,噗嗤,噗嗤……

        苏克朗缓缓地倒在地上。

        在他倒下的那一刻,他终于弄明白了,背后下手的都是他的亲兵。

        原来,苏克萨哈在此之前,早就派人进城,对正白旗的清军进行策反。

        苏克朗虽然是死硬分子,但是早就有很多清兵,决意投靠了大明。

        苏克朗的亲兵就有几个反水。

        与苏克朗不同,他们都是单身汉,反正现在也过不了长江,还是赶紧降了吧。

        苏克朗用颤抖的手,指着这几个亲兵……你们……你们……

        噗嗤!

        苏克朗跌倒在地,缓缓地闭上眼睛。

        看着城上的一切,苏克萨哈大声喊道:“城上的清兵都听着,现在本将是大明正白旗的都统,你们若是还不投降,我就奏请焦琏将军,继续用大炮轰炸你们!”

        城上的这些鞑子,可能并不怕苏克萨哈,但是他们怕清军的大炮啊!

        这大炮打起来,会死很多人的。

        顿时,城上乱做一团。

        “咱们还是赶紧降了吧!”

        “是啊!明军的大炮真的厉害啊!”

        所有的人全部都骚乱起来。

        这时,已经暗中投降的鞑子,赶紧出来高喊:“我们降了!”

        他们已经投降了,可不想现在还当炮灰。

        这些人在毫无阻拦的情况下,将城门打开,将明军放入城中。

        此时,苏克萨哈已经来到,焦琏的面前,“焦将军,已经搞定,请您入城。”

        焦琏嗯了一声,带兵进入洪都城内。

        就这样,大明军队一个没有受伤,就占领了洪都城。

        …

        …

        镇江。

        朱由榔临时驻跸之地。

        茶姑正在悠闲地坐在秋千上,喝着茶。

        这段时间几乎是茶姑最悠闲的日子。

        在广州时,有一堆的工厂需要她打理。

        每天就是在账房,听着噼里啪啦的珠算声,她就不厌其烦。

        现在呢?

        就在这镇江,喝喝茶,陪朱由榔喝几杯酒,就等着前线的消息就行了。

        “早知道打仗的日子这么惬意,我也和凤娇儿一样,每天都陪着皇上一起打仗!”

        “这日子简直是太舒服了!”

        她又品了一口茶。

        真爽!

        “以后争取每次都陪着皇上去打仗!”

        这时,茶姑发现自己的眼睛被蒙住了。

        “皇上,别逗了,臣妾好不容易在这荡秋千!”

        这时,秋千再次荡了起来,茶姑的眼睛还是没有放开,她只感觉自己的身体,在秋千上继续荡漾。

        而她的眼睛却被蒙着。

        这感觉,有点害怕。

        更可怕的是,茶姑感觉一只手在她身后游走。

        这只手真温暖,让茶姑一点都不感觉到害怕。

        茶姑心道:“真舒服,反正也是你的,想摸就摸吧!”

        她惬意地闭上眼睛。

        正在这时,茶姑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皇上的手一只在蒙着自己的眼睛,而另一只却是自己后背上做推拿,他靠什么将自己固定在秋千上呢?”

        茶姑能够感觉到,秋千荡漾得很快。

        茶姑心中暗道:“皇上这么玩下去,会不会摔倒呢?”

        她赶紧说道:“皇上,你千万别闹,会很危险的!”

        可是,朱由榔怎么会停止下去呢?

        茶姑感觉,秋千越荡越快,随着秋千的不断加速,茶姑开始有点害怕起来。她一只手紧紧地抓住绳子,另一只手紧紧地抱住朱由榔,防止他玩得过火,掉落下去。

        这时,茶姑感觉到,自己的嘴慢慢地被撬开。根本不用撬,刚有东西触碰她的嘴,茶姑立即就配合性地将自己的嘴打开。

        塞进来一个橘子。

        茶姑也不说话,闭着眼睛享受着这个橘子。

        吃完后,茶姑继续撅了撅嘴,“奴家还要吃吗!”

        这时,塞进她嘴里的,已经不是了橘子,而是一根香蕉。

        这么长怎么吃?

        茶姑心道。

        但是,他还是慢慢地将这个香蕉一点点地吃了进去。

        茶姑心道:“皇上真的能搞,难道他带着一个果盘荡秋千么?”

        一只手蒙住自己的眼睛,一直都在自己的后背上做推拿,皇上怎么有第三只手给自己送吃的呢?

        茶姑好奇地睁开眼睛。

        伸手不见五指。

        “皇上,别闹了!”

        这时,茶姑感到不对,皇上的手根本没有这么粗糙。

        “这是谁的手呢?”

        “肯定不是皇上!”

        茶姑这时已经感到迷离了。

        “不会进来贼人了吧!”

        “若是被人轻薄,臣妾这辈子都跳进黄河洗不清啊!”

        想起刚才自己配合着人家吃橘子和吃香蕉的画面,茶姑顿时感觉羞涩无比。

        “贼人来了……快来护驾……”

        茶姑大声地喊着。

        但是,不管她怎么用力,都根本发不出声音来,她的嘴是被堵着的。

        茶姑这时真的害怕了,我茶姑若是真的被轻薄,这一辈子的英明,可就真的完了。

        她心道,“若是不能喊出来,就咬他。若是他敢再轻薄自己,自己就咬舌自尽!”

        想到这茶姑猛地咬了一下堵在自己嘴上的这只手。

        加上这只手,已经有四只手在自己身上了。

        可是,茶姑在咬到这只手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所咬的根本不是肉。

        而是一个木头的东西。很坚硬,差点把茶姑的牙给硌得生痛。

        “怎么回事?”

        茶姑感到无比的疑惑,“皇上的驻跸之地,有这么多的侍卫,岂能让贼人如此放肆呢?”

        “而且,这手怎么比铁还硬呢?不会是穿着盔甲吧?”

        茶姑知道,现在自己已经被制服,贼人既然控制了自己,皇上恐怕也凶多吉少。

        她留下了几滴悔恨的眼泪,“原来在前线打仗,也不都是风花雪月啊!”

        “应该让凤娇儿来的,她会功夫,不会轻易被人……”

        此时,茶姑已经是万念俱灰,她心中默念道:“皇上,臣妾没有丢点贞洁,我这就给你尽忠!”

        话毕,茶姑张开嘴就准备咬舌自尽!

        …

        …

        镇江。

        一只船队正在缓缓靠岸。

        船上来了一群红毛的洋人。

        虽然长得很丑,普通人看了就感到害怕。但是,这些洋人却没这么看,“谁说我是洋人,我们是正宗的大明正红旗水军!”

        “这里就是我主子的地盘,你们怕啥?”

        来人正是揆一。

        这半年来,揆一一直在东洋一代活动,平时去岛国抢一船银子,剿灭一下骚扰大明商船的海盗。有时甚至去一下渤海湾,骚扰一下鞑子。

        可以说,自从被改编成大明正红旗后,揆一是尽职尽责,努力完成任务。

        在接到封锁长江的旨意后,揆一二话不说,赶紧带着自己的舰队,来到长江口。

        此时,歼灭清军水师的战斗已经完成,揆一懊恼不已。

        到手的鸭子飞了。又缺少一个在皇上面前展示正红旗水军风采的机会。

        他只能垂头丧气的上岸,来找皇上报道。

        镇江不是南京,也不是广州,洋人出现的几率本来就少。

        况且是,一来就这么多洋人排队到来,很多人都没见过这热闹,全部都围观过来。

        揆一在东洋,敢于横刀立马,在海上敢横行霸道。但是在这大明的土地,他要老老实实的。

        谁让他是大明皇上的奴隶呢?

        只有皇上发怒,分分钟能够将他的大明正红旗水师给灭了!

        面对两边的吃瓜百姓,揆一只能低着头,默默地向临时的行宫走去。

        给揆一领路的是王坤,看着一路上被围观的揆一,王坤也被看了不少眼。

        他心中已经默默生气,跟着这个红毛,全身都被百姓看了一遍,真是晦气。

        他开始埋怨起来。

        但是,有圣旨在身,他也只能带着揆一,缓缓地向行宫走去。

        …

        …

        南京。

        经过炮击后,郎廷佐和管忠效已经是如惊弓之鸟。

        没想到,大明的火力那么强,一艘军舰一次性开炮,就有这么大的威力,能够将清军苦心经营了几个月的,聚宝门码头上的炮台,如此简单就给摧毁了。

        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郎廷佐心道:“若是明军以炮火为掩护,杀上岸来,那聚宝门就丢了。”

        “不止是聚宝门,明军以这个火力,就是打下南京的城门,也不是问题啊!”

        此时,郎廷佐已经处于崩溃状态,他送往北京的求援信,根本就过不了江。

        连信都不能过江,援兵更是没指望了!

        这样下去,南京的清军肯定会全军覆没。

        “还有打下去的必要么?”

        他开始心中小声嘀咕起来。

        这时,管忠效也受不了了,他大声说道:“总督大人,这么下去,咱们只能挨打啊!还请你给我们出一个章程啊!”

        管忠效的这话,让郎廷佐头痛不已,“我要是有办法,还用跟你在这墨迹么?怎么办呢?”

        突然,郎廷佐眼前一亮,“我是没有什么好办法,但是,别人可以啊!”

        “对,就找侯方域,看他这次能够挤出什么坏水出来!”

        【作者题外话】:书友们,蚂蚁拜票了,谢谢大家!

  https://www.173kxs.com/27_27927/1464170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173kxs.com。一起上看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173k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