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上看小说 > 我师傅他又要摸鱼了 > 第六十六章:传道者(一)

第六十六章:传道者(一)

        孔二,

        孔夫子的名字。

        孔夫子生在贫困之家,

        排行老二,

        于是就有了孔二这个名字。

        虽然名字简陋,

        但他从未有过更名的念头。

        生得平凡,

        好在死时的葬礼,可以享受富贵人家的待遇。

        不过在云凡看来,

        这一切对孔二来说都没有意义。

        死后无知无觉,

        再隆重的葬礼他也不可能感受得到,

        而葬礼的意义,

        不过是让生者好受些罢了。

        孔二那简单而庄重的葬礼结束后。

        内院客厅

        云凡望着正在搭建的灵堂出神。

        身旁,

        身着单薄青袍的邬语彤轻轻扯了一下云凡的衣袖,

        眉目间藏着几分担忧:

        “云仙长,学馆的那些孩子们受了不小的打击,

        “精神有些不对头,

        “您要不要去安慰一下他们?”

        云凡知道她担忧什么,

        轻轻拍了拍她雪白的柔荑:

        “过几日先吧,

        “先等他们缓几日我再去开解。”

        说着,

        他又打量了一眼邬语彤的模样,

        和平日的一丝不苟相比,

        邬语彤的两颊各自垂落着两条乌黑的细发,

        显得比以往更为憔悴些,

        她脸上的神态似乎已疲惫至极,

        却强撑着朝他露出了一张温柔的笑脸:

        “云仙长这么看我做什么?”

        云凡轻轻伸出手去,

        在邬语彤惊讶的目光下,

        将邬语彤两颊垂落的两束调皮的乱发捋到耳后,

        轻声问:

        “你最近很累?”

        “累……倒是有一些的。”

        邬语彤笑道:

        “做家主的,哪个不累?

        “习以为常罢了。”

        云凡点了点头,正要说些什么,

        却看到一个家丁冲了过来,

        神色慌张:

        “家、家主,

        “我们在江坡四个城区的铺子同时被官府的人给占了,

        “说里面的缝纫机是官府所有,

        “孙掌柜、刘掌柜、周掌柜他们,

        “也为官府佐证,

        “还说是要改邪归正……”

        “你说什么?”

        邬语彤身形一晃,脸色苍白:

        “那帮混蛋……

        “怎么这么不要脸!?”

        “怎么了?”

        云凡扶住了邬语彤的身形。

        “邬家出了……叛徒!”

        邬语彤抓着云凡的袖子:

        “那几个掌柜都是我邬家分出去的门面……

        “他们手里掌握着几乎全部的缝纫机的建造和使用技术,

        “邬家这段时日花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制作的那批缝纫机落到了官府手中,

        “又有那几个掌柜的支持,

        “我们……

        “我们已经竹篮打水一场空……”

        “……嗯。”

        云凡点了点头。

        他轻轻拍了拍邬语彤的后背,

        将她扶正,

        直视着邬语彤清澈的眼睛:

        “事情还没有到那么严重的地步,

        “不过是几件缝纫机,

        “对我来说想创造像这样的能挣钱的东西很简单,

        “失去的我们总能有办法弄回来,

        “不用太放在心上,

        “至于那个搞风搞雨的人,

        “如果不把他解决,

        “终究会发生这样的事,

        “此事我已有对策,

        “我准备闭关几天,

        “这几天劳烦你帮我收集一些材料,有用。”

        望着云凡处变不惊的神情,

        邬语彤心里也不由安定了几分,

        她定了定神,

        一手抓着云凡的衣袖,

        一手抚在胸前:

        “请云仙长安心闭关,

        “不论需要什么材料,

        “邬家都会尽全力满足。”

        “……放心吧,一切都会过去的。”

        云凡点了点头,

        朝西厢房走去:

        “为我在偏院准备一个无人打扰的环境,

        “还有我的高温锻造炉,

        “先给我搬过去。”

        “好。”

        望着云凡远去的背影,

        原本有些心神不宁的邬语彤,

        此刻不由得定下心来,

        长长的吁了一口气。

        她所有的底气,都来自于云凡的支持。

        如果云凡也束手无策,

        邬家这近半年来的准备都将付诸东流,

        虽然邬家受飞鹤宗的庇护,

        但也难免元气大伤。

        这绝不是她和她父亲所愿意看到的局面。

        ——————

        七日之后

        云凡背着一个齐人高的长木盒,

        两本厚厚的书,

        从偏院中走了出来。

        “云仙长。”

        邬语彤第一时间得知了消息,

        急匆匆的迎了过来。

        “学馆那几个孩子怎么样了?”

        云凡望着邬语彤说道。

        “他们……

        “这几日都在为孔老夫子守灵,

        “心情还是不怎么好。”

        邬语彤摇了摇头:

        “孔老夫子和他们亦师亦父,

        “照顾他们生活起居,

        “教导他们做人的道理,

        “每日对他们嘘寒问暖,

        “无微不至,

        “他们表面对孔老夫子厌烦不已,

        “但实际对孔老夫子有深厚情谊……”

        齐国的风俗,

        一般是先下葬,

        后守灵,

        为死者守灵七日,

        已达死者近亲的程度了。

        “把他们叫过来吧。”

        云凡叹了口气:

        “叫到偏院来。”

        “好。”

        半盏茶的功夫,

        学馆七童子便在邬家的偏院集合。

        他们的脸上犹带着泪痕,

        灰头土脸、垂头丧气,

        满脸悲伤。

        云凡环视着这些垂头丧气的孩子,缓缓开口:

        “这里就是孔夫子死的地方,你们有什么想说的吗?”

        话一出口,

        宛若按到了什么开关,

        一众童子顿时嚎啕大哭起来。

        云凡不由得挠头不已。

        他是真不怎么会安慰人。

        两世宅男,没情商的。

        好在活了那么久,终归有些耐心,

        他抽了张椅子,

        就这么静静地望着七个童子嚎得一个比一个大声,

        甚至还有闲工夫倒了杯茶。

        良久之后,

        哭声渐止,

        云凡淡定的问道:

        “平静下来了么?”

        众童子抽抽噎噎地望着他,

        默默点了点头。

        “有什么想说的吗?”

        云凡望着他们问道。

        “孔夫子,是个好人,

        “他没有伤害过,没有伤害过别人,

        “为什么会这样……”

        双马尾女孩秀秀抽噎着说道。

        “因为他弱,因为他只是个普通人,

        “因为他又老,又一无所有。”

        云凡漠然说道:

        “在这个世界,弱小就是原罪。”

        七童子愕然望着他,

        这番惊人的话,竟听得他们连抽噎都因惊愕而停止了。

        “我教过你们,弱肉强食、物竞天择,

        “这是动物的本能,

        “我们所处的环境群狼环伺,

        “我很好奇你们居然还想经商……

        “还想官商勾结?

        “这个世界,

        “商人们真正的庇护者是一个一个大大小小的宗门,

        “就算你们真的组成了一套官商勾结的班底,

        “一个实力强大的修士就足以把你们所有的努力统统毁灭,

        “而且就算有宗门庇护,

        “庇护你的宗门实力弱小,

        “你也会被强者蹬鼻子上脸,

        “你也只能忍气吞声。”

        云凡指着偏院一座缝纫机的半成品,说道:

        “你看,

        “我们的缝纫机很赚钱,

        “就有人妒忌我们,

        “所以仙人就来了,

        “杀了一个孔夫子,

        “又杀了好几个默默无闻的家丁,

        “以此警告我们,

        “在仙人眼中,

        “孔夫子和那几个家丁都是没有修为、没有利用价值的凡人,

        “他们的命和猪狗一样,

        “就算杀了他们,

        “也没什么关系的,

        “而真正在利用缝纫机的是邬姐姐,

        “她也是普通人,

        “那人为什么不杀?”

        他的手指在邬家的院子环了半圈,轻轻说道:

        “你们看,

        “邬姐姐的生意做得大不大?

        “邬姐姐背后的宗门也很大,

        “所以那个人没有杀邬姐姐,

        “那个人知道邬姐姐需要你们,

        “所以也没有杀你们。”

        他顿了顿,笑着说道:

        “既然我是你们的老师,

        “那我总要教你们一些道理,

        “我今天教你们的道理,

        “就是你只有变得比欺凌你的人更强大,

        “成为最强者,

        “你才能不用仰人鼻息,

        “才能把自己的命运把握在自己手中。”

  https://www.173kxs.com/31_31463/1606340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173kxs.com。一起上看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173k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