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上看小说 > 文唐 > 844 无题

844 无题

        岳山入宫后的第二天李世民就做了人事调整,李孝逸、薛仁贵、裴行俭、高侃被调入东宫任职。

        然后李承乾去同安大长公主府探望自己的姑祖母,期间聊起家常,话题有意无意的就聊到了被她撵到乡下居住的王方翼母子俩。

        李承乾就说这样做不好,虽然王方翼的父亲不是姑祖母所出,但也是王家的血脉,这样做会被人家说闲话的。

        同安大长公主自然很在意自己在李承乾心目中的形象,毕竟他离皇位只有半步之遥,没人愿意在未来的皇帝面前失分。

        所以她给自己找了个面子上过得去的理由解释这么做的原因,然后说会改善他们母子俩的生活的。

        对于她的表态李承乾表示很赞赏,然后说要是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位置安置,他可以代为帮忙。

        送到东宫去随便给个闲职,对外就说是姑祖母你找我求情才给他求来的职务,大家都会夸您仁慈贤惠云云。

        同安大长公主也是经历过战乱的人,还曾经去窦建德那里‘做客’,什么风浪没见过。

        哪还不知道这位皇侄孙是看中了王方翼,想把他要到东宫培养。

        虽然不知道王方翼那一点值得太子亲自过来要人,但她知道这个面子自己不能不给,要不然会让自己很没面子。

        她也是个很会做事儿的人,马上就展开了补救。

        把王方翼母子俩接到京中,主动承认错误说以前受到小人蒙蔽对他们俩多有误会。

        现在小人被揪出误会解除,以后一家人和和美美的过日子。

        同安长公主也借着检查学问为由,详细考察了王方翼的学问。这一问不要紧,差点把她仅剩的几颗牙给吓掉。

        用才华横溢已经不足以形容这个便宜孙子了,这就是将相之才啊。

        难怪太子会亲自跑过来要人,自己以前怎么就没发现呢,要不然她绝对不会做那个坏人。

        不过还好,还有补救的机会。

        之后对待母子俩就更加的亲近,还带着王方翼的母亲出访各个权贵之家,俨然一副把她当成亲儿媳妇对待的态度。

        王方翼母子俩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还是乐于见到这种转变的,对同安长公主也变得亲近了不少。

        然后在李承乾过府看望她的时候,同安长公主让王方翼作陪,还好一通赞扬。

        还说虽然王方翼不是她所出,但视若亲孙子,和太子就是表兄弟关系,希望太子能照顾照顾他,把他留在身边任用。

        李承乾也很配合自己的姑祖母,演戏就要演全套吗。就当场考问了他几个问题,王方翼对答如流。

        即便早就从岳山那里知道了王方翼有统帅之才,亲自问过之后李承乾还是非常的惊讶和兴奋,当即就决定让他去东宫任职。

        至于王方翼,犹如在做梦一般。

        前几天他还和母亲在乡下过苦日子,突然就被苛刻的祖母接回来,现在又被送进东宫任职。

        变化太快他都有些不敢接受。

        不过不管怎么说,一切都在向着好的方向发展不是吗,好好把握当下就可以了。

        这里还出现了一个‘小’插曲,又收获一个大才的李承乾难免多喝了几杯,然后

        同安大长公主就拉了一次皮条,把王方翼的堂妹送给了李承乾。

        李承乾见这位王姑娘生的花容月貌就没推辞,再说把她纳了还能靠姻亲拴住王方翼,何乐而不为。

        他后宫里的妃子不多,除了武畅这位太子妃就只有一位太子嫔和四位低级的奉仪、良媛,再纳几个也不嫌多。

        岳山听说李世民的操作后也不得不感慨,人做了亏心事就会从其他地方竭尽全力的弥补。

        李世民发动玄武门之变弑兄杀弟囚禁父亲心中有亏,对皇族好的过分。

        李承乾这个太子获得了有史以来最大的权力,现在又主动把年轻的人才送到东宫给他当底班。

        越是有才的人想法就越多,如果这些人是李世民提拔任用的,将来李承乾用起来多少会有点不顺手。

        把这些人弄到东宫,再由李承乾推荐出仕,他们就是太子的底班。将来李承乾登基,就可以放心的任用他们。

        这固然有为国家传承考虑,但也有一部分原因是李世民想通过这么做,来弥补自己心中的亲情缺陷。

        对待同安长公主也是如此,那是真当长辈在看待的。不光逢年过节有赏赐,时不时的还会去她府上看望。

        现在李承乾想要王方翼,都要给她一个面子来演这样一出戏。

        不过同安长公主也不是那种无脑昏聩之人,知道该怎么做。

        否则,是姑祖母的面子重要,还是一个统帅之才重要,李承乾会用实际行动告诉她答案的。

        当他听说同安长公主给把王方翼的堂妹送给李承乾的时候,也是大吃一惊。

        他可是记得很清楚,王方翼有一个堂妹嫁给了李治,就是被武则天搞死的王皇后。

        赶紧派人打听了一下,发现就是前世的王皇后。

        当时他的心情有多复杂就别提了,这还真是何等的卧槽啊。

        话说回来这两位不会和历史上那样来一出宫斗吧?

        不过想想又觉得不太可能,更有心机手段的武则天是太子妃。她的儿子李象‘承天命所生’,表现优异深的大家的喜爱。

        可以说只要她不自己作死几乎就是立于不败之地。

        这位王皇后家教非常好,性格温柔大方得体,并不是那种善争善妒的女子。

        以武畅的为人,十有八九会先拉拢王皇后,发现她没有其她想法之后就会‘姐妹情深’共同对付那些有野心的人。

        退一万步说,李承乾可不是李治,长孙无垢还活着。这俩要是真敢闹,想必冷宫会多两位跪宾的。

        最不满的可能就是还没出生就被搞没的李治了,不知道他听说了这件事情会是什么心情。

        除此之外李世民没就在没有做什么大动作,有资格担任西征统帅的将领都没有任何的调动。

        这只有一个原因,李世民自己也没有确定让谁担当此大任。

        关于西征的计划也没有任何信息泄露出去。

        岳山知道没有消息泄露出去不代表李世民什么都没做,估计这会儿正和朝中的核心重臣密切交流。

        而且他还通过医学院了解到一个信息,朝廷正囤积金疮、伤寒痢疾、水土不服等类型的药材。

        别人或许不会在意,他心中清楚,西征战略物资的准备工作已经开始了。

        皇宫,勤政殿。

        被商界视为活财神的皇商行大掌柜金如山,正弓着腰谦卑的和面前的中年女子汇报工作,哪还有一点‘活财神’的气度。

        “如山呐,你在皇商行任职多久了?”长孙无垢聊家常似的问道。

        “回娘娘,我最早蒙娘娘赏识掌管琉璃馆,后来代您打理皇商行,算起来已有二十五年。”金如山的腰弯的更低,回答的也更小心。

        他很清楚一个道理,当上面的人突然和你聊一些不知所云的话题的时候。并不是上面的人有问题,而是你马上就要有问题了。

        “掌管皇商行,每天经手的钱财数以百万贯计,户部尚书都不如你啊。”长孙无垢夸道。

        金如山额头冒出一层细汗,腰都快要挨着地了。

        “娘娘说笑了,我不过是替您打理皇商行的家奴而已,岂敢和部堂比较。”

        长孙无垢关切的道:“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出这么多汗。”

        金如山脸上露出真诚的笑容:“谢娘娘挂碍,最近偶感伤害身子有些虚,过几日就好了。”

        长孙无垢道:“那就好,年龄大了身子骨就大不如前,最近我也总感觉胸闷气短,比不得当年了。”

        金如山心中念头千转,年龄大了?身子骨不行了?这是暗示我应该交权了吗?

        不对,他马上又否认了。皇商行不同于朝廷,朝廷任免官职还需要个理由,皇商行是一家商行,用谁不用谁还不是娘娘一句话。

        她想让自己走直接说就行了,没必要绕圈子,那么说这句话的目的是什么?

        “属下年过花甲确实是老了,娘娘风采依然可不敢言老。”

        “呵呵,不用安慰我,人都会老的,这一老啊就总是回忆当年。我记得还是申国公把你举荐给我,那时你刚刚经商不慎被骗光了家财。”长孙无垢笑道。

        “是啊,多亏了申国公,这个恩情属下终生难以偿还。”金如山感激的道。

        “你确实应该好好回报他。一眨眼就是二十五年,当初皇商行还只有几家门面,现在已经变成了能影响大唐的庞然大物。”长孙无垢感慨的道:

        “你也从当初的破产商人变成现在坐拥三百万家财的活财神,咱们”

        “噗通。”她的话还没说完,金如山就直接跪在地上,惶恐的道:“娘娘饶命。”

        长孙无垢淡淡的道:“好好的说话,你这是做什么,起来。”

        金如山更加的惊恐,道:“属属下对不起娘娘,属下辜负了娘娘的信任。请看在我这么多年勤勤恳恳的份上,饶命啊。”

        长孙无垢冷笑一声道:“现在知道怕了?”

        金如山不敢说话,只是磕头。

        “说说这些年你都做了些什么,看看和我查出来的有没有区别。不要存侥幸心理,但凡有一件对不上,后果你心里清楚。”长孙无垢道。

        金如山知道她并没有掌握自己的全部罪状,但正如她所说的那样,自己也不知道她掌握了多少。

        万一自己隐瞒的那一件她又恰好知道这种事情是绝对会出现的。

        所以他不敢隐瞒,把自己这些年做过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全部交代了。

        其实金如山的手还算是干净的,并没有大肆侵吞皇商行的财产。

        最大的问题有三点:

        一是最初的时候用赊账的方式把皇商行的货交给自己的兄弟,卖出去之后再回来填帐,靠着这种方式赚了第一桶金。

        后续有资本了就没敢在干过,最多就是他兄弟名下的商行可以不用排队从皇商行拿货。

        二是放高利贷,把皇商行负责押运的钱在手里多握上一段时间,放出去进行‘周转’,账面上一分钱不少,产生的收益就归他们这些人所有。

        三是收受贿赂,皇商行干的都是技术性垄断生意,玻璃、白酒、香皂、香水等等都属于独门生意,货物供不应求。

        想拿货就要排队,有时候会排几个月。时间就是金钱,有些人不想等就会私下贿赂,谁给钱就提前给人发货。

        严格说起来他并没有直接拿皇商行的钱,但他家二十五年就从破落户变成三百万贯家财的豪商,都是靠着皇商行做起来的。

        如果比下的话,他确实算是比较讲究的了,至少没有直接动商行的钱,也没有借着皇商行的名义干欺男霸女之事。

        比起很多同行,他的问题并不大。但他的行为又确确实实触犯了法律。

        如何处罚他全在长孙无垢一句话。

        听他说完自己的罪行,长孙无垢没说好,也没说不好,只是怒道:

        “好胆,假借皇商行之名欺行霸市,收受贿赂。以前就有人给我举报过此事,但你一直表现忠诚我始终不愿意相信,没想到你不但做了,比我想的还要过分。”

        “娘娘饶命,请看在属下二十多年来勤勤恳恳的份上,饶属下一命,属下愿意把家财都还给皇商行。”

        “还回来?说的轻巧,你以为还回来就能弥补的了皇商行损失的声誉了吗?”长孙无垢斥责道。

        “咚咚咚。”金如山不停的磕头,不一会儿额头就鲜血淋漓。

        “行了,把地面都弄脏了。”长孙无垢知道敲打的差不多了,语气就有所放松。

        金如山自然察觉到了,知道自己的命暂时保住了。至于能不能保住一条命,就看后面怎么应对了。

        “谢娘娘,谢娘娘。”

        “皇商行太大了,经手的钱财太多,你们只是随便过过手就能积攒下万贯家财,看来有必要做出改变了。”长孙无垢道:

        “帮我做一件事情,做成了未必不能让你全身而退。”

  https://www.173kxs.com/33_33067/4066519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173kxs.com。一起上看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173k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