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上看小说 > 大唐扫把星全文免费阅读 > 第372章 朕摊牌了

第372章 朕摊牌了

        长孙无忌最近很忙。

        朝中的政事,以及那个案子牵扯着他的精力。

        褚遂良作为麾下的头号大将,自然陪伴在他的身边。

        二人再度看了看案子的名册,长孙无忌说道:“差不多了吧。”

        褚遂良点头,“这些人一个个的点出来,首要是吴王,随后便是他的同母兄弟蜀王……”

        长孙无忌揉揉眉心,觉得有些疲惫,但精神却非常旺盛,这种奇怪的感觉同时出现,让他很是愉悦。

        “吴王必须弄死,蜀王与他同母,不能留下祸害。”

        褚遂良举手伸个懒腰,笑道:“这阵子忙碌不堪,老夫却觉着前半生都白活了。这样的才是日子啊!”

        长孙无忌微微一笑,“男儿在世,就当持权柄,决人生死荣辱。”

        “辅机你这些年一直在憋屈着,房玄龄等人洋洋得意时,老夫见到你依旧在笑,云淡风轻。”褚遂良是真的佩服这位,“当年房玄龄何等的威势,一旦政见不同,呵斥你也是毫不留情面,看似威风凛凛,可今日如何?”

        长孙无忌微笑着,“房遗爱在撕咬着那些人,李道宗和执失思力都是他咬出来的,老夫可曾威胁过?”

        褚遂良摇头,“房遗爱不蠢,知晓这才是他唯一的生路。”

        “可老夫怎会留他在人世间!”长孙无忌的眼中闪过寒芒,“房玄龄在地底下寂寞许久,老夫便送他的儿子去相陪。顺带告诉他,老夫留着房遗直,便是让房家沦为笑话!”

        “辅机高明。”

        褚遂良觉得意气风发,“只是可惜了李勣,此次不能把他拉下来。”

        “那人奸猾,做事不留把柄。”长孙无忌却不在意这个,“不过慢慢来,早晚有一日老夫要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他坐在桌子后面,微微昂首,胡须轻轻飘动,神色轻蔑。

        外面有脚步声传来。

        “相公!”

        一个官员进来,“相公,咱们看守江夏王王府的人先前砍伤了百骑的人,随后又砸伤了一个。”

        褚遂良漫不经心的道:“没事吧?”

        官员摇头,“说是一个差点丧命,一个被砸到了后脑,也是岌岌可危。”

        “没死就好。”褚遂良很是随意的道:“回头处置一下给个交代。”

        长孙无忌皱眉道:“这是多久的事?为何动手?”

        “一个多时辰前的事,那些人慢腾腾的,此刻才来禀告。”官员说道:“王府中有人出来采买,被打了回去,百骑的人见了就来干涉,被砍伤。随后百骑来人讨要公道,被砸伤。”

        长孙无忌捂额,“那是陛下的人,此次咱们拿下了不少对手,陛下一直没说话。如此也就罢了,可动了百骑,就怕陛下趁势呵斥。老夫这便进宫一趟。”

        他刚起身,就听到了脚步声。

        “相公!”

        这个声音有些紧张。

        长孙无忌坐下,见一个小吏进来,仓促行礼后说道:“相公,贾平安带着百骑去了王府外,勒令交出凶手……”

        “卢胜阻拦,贾平安挥刀……”小吏的眼中有惧色,“一刀就把卢胜的头给砍了,随后抓走了那两个动手的人。”

        “好大的胆子!”褚遂良面色涨红,“辅机,这是机会来了,动手吧,拿下了那个扫把星,虽说不能杀,镇压了也好。”

        长孙无忌冷笑道:“这些年老夫一直不怎么说话,不是不想说,而是说不如做。可总有人觉着老夫这是怯弱了,是胆子小了。如此,老夫自然要让他们看看……何为胆略!来人!”

        “相公。”

        外面进来两个官员。

        长孙无忌吩咐道:“去拿了贾平安!”

        “领命!”

        等人走后,长孙无忌起身,“老夫这便进宫。”

        要动贾平安,自然得给皇帝通个气。

        褚遂良跟着,“来两个人跟着相公。”

        长孙无忌赞赏的点点头。

        在这个非常时期,小心为妙。

        刚走到了皇城大街上,长孙无忌皱眉,“不对劲。”

        褚遂良看了左边一眼,看到一队军士,再看看城门那边,竟然多了不少人马。

        “辅机,多了许多军士。”

        长孙无忌下意识的退看回去,“去打探。”

        褚遂良面色煞白,“这是谁?可是谋逆?”

        长孙无忌面色凝重,“去,取了刀来。”

        横刀在手,长孙无忌吩咐道:“去外面报信……咦!等等。”

        郑远东来了。

        他看着有些狼狈,边跑边回头看。

        “相公!”

        一进来他就浑身颤抖,“陛下召见了梁建方等人。”

        长孙无忌面色一冷,“为何?”

        “不知。”郑远东回头看了一眼,“梁建方令左武卫看守皇城,但凡有异常,斩杀。”

        褚遂良心跳如雷,“辅机,这是陛下要动手了?”

        “回去!”

        长孙无忌转身回去。

        晚些他召集人在值房议事。

        “若是陛下要动手,此刻军士早已闯了进来。”长孙无忌已经冷静了下来,“可见并非是针对我等。”

        褚遂良松了一口气,“辅机,这莫非是陛下不妥?”

        长孙无忌摇头,“陛下若是不妥,皇后会遣人来报信。”

        “那是为何?”

        “等!”长孙无忌随即沉默。

        褚遂良坐立不安,恨不能飞进宫中去看看情况。

        可进宫他却又担心出不来了。

        脚步声终于传来,由远及近。

        一个官员出现,“相公,贾平安斩杀了卢胜后,有人入宫禀告,陛下勃然大怒,说长安不安,竟然连百骑都视若无物,如此,他将看看谁敢在长安跋扈。”

        他低下头,欲言又止。

        褚遂良急躁的道:“可还有话?赶紧说来。”

        官员说道:“陛下还说……这是谁的天下,这是谁的大唐。”

        长孙无忌的腰杆依旧笔直。

        褚遂良目光闪烁,“辅机……”

        皇帝恼了!

        这阵子关陇那些人闹的沸沸扬扬的,恍如群魔乱舞。

        长安城中仿佛成了他们的地盘,一句话,宗室大将李道宗被抓;一句话,名将、驸马执失思力被抓……

        这样轻松的达成了目的,刺激的那些人忘乎所以。

        随即雷洪就被砍了。

        当帝王的威权不在时……例如杨广,随后就是身死国灭。

        “相公!”

        众人在看着长孙无忌。

        褚遂良放低了声音,“陛下看来是恼怒了,砍伤百骑只是个引子。辅机,若是弄不好……就要出大事了。”

        “此事老夫以为无需慌张。”长孙无忌冷静的道:“让人继续看着那些地方,不过再遇到百骑时不许跋扈,告诉他们,谁再得意忘形,老夫亲手剁了他!”

        “是!”

        有人去报信。

        可没多久他就回来了,面色大变。

        “皇城许进不许出了。”

        褚遂良身体一软,“辅机!”

        许进不许出,这便是要瓮中捉鳖之意。

        长孙无忌面色微变,“无需慌乱,老夫说过,陛下若是要动手,此刻军士早已闯了进来。”

        “那这是为何?”

        长孙无忌沉吟着。

        “相公,皇城诸军都动起来了。”

        这是李治的底气。

        也是试探和摊牌。

        “梁建方浑身披挂,带着一队骑兵在皇宫前驻守。”

        “程知节带着人去了禁苑。”

        “这是看守后路的举动,若是皇城有失,就能带着陛下从禁苑躲避。”

        “不好了!”有人冲进来,“有一队骑兵出城,说是去召集元从禁军!”

        当年李家起兵造反,最初的那批老卒在立国后不肯归乡,李渊就把他们安置在长安附近的膏腴之地,子弟更替,世代宿卫皇宫,号:元从禁军。

        这三万人经过数十年的繁衍生息,壮大了许多。要宿卫皇宫,必须武艺高强,所以这些人的子孙从小操练。

        这些人对皇室最是忠心耿耿,只需派遣一员将领去,就能拉出一支强兵来。

        值房内死寂。

        ……

        “陛下,长孙相公等人在议事。”

        消息不断汇总,李治一一剖析分配,丝毫不乱。

        这个被外界称为怯弱的帝王,此刻眼中冷冰冰的。

        “若非顾忌那些人在军中的势力不小,朕此刻就会令人动手。”

        关陇门阀势力庞大,主要是在军中。

        他冷笑道:“舅舅还在想什么?得意忘形了,还想着朕低头吗?”

        “皇后如何?”他想起了那个女人。

        王忠良说道:“皇后在寝宫中,不过却遣人来打探,奴婢敷衍了过去。”

        李治说道:“盯着那边。”

        “是。”

        王忠良心底发寒,吩咐人去盯着皇后那边。

        “陛下。”

        一个内侍疾步而来,“卢国公说已经就位,请陛下放心,就算是千军万马,也能护得陛下安全。”

        李治微笑道:“关陇门阀至今依旧有不少人在军中,这些人盘根错节,不好动,只能缓缓剥离。朕能倚仗的便是这些老将。”

        ……

        “阿耶!”

        尉迟宝琳觉得外面的气氛不对,赶紧回家。

        可才将到了家中,骇然发现尉迟恭拿着横刀站在堂前,身边是十余须发斑白的护卫。

        尉迟恭问道:“外间不对,老夫嗅到了些令人不安的气息,可是朝中有变?”

        尉迟宝琳点头,“那些人跋扈砍伤了百骑,贾平安带着人去斩杀了为首之人,随后陛下震怒,令梁建方等人入卫,皇城中诸军戒备……长孙无忌等人在密议。”

        尉迟恭深吸一口气,“先帝去时,令长孙无忌等人辅佐新帝,可长孙无忌却得意忘形,此次掀起大案尤不知足。在这等关口砍杀百骑,这是作死!”

        尉迟宝琳心中一凛,“阿耶,可长孙无忌等人势力庞大呀!”

        “人心在皇帝那边。”

        尉迟恭把横刀连鞘丢过来,尉迟宝琳手忙脚乱的接住了。

        尉迟恭沉声道:“为老夫披甲!”

        “阿耶!”尉迟宝琳被吓尿了,“你要作甚?”

        尉迟恭笑道:“当年先帝被逼迫,于是奋起,随即有了玄武门之变。老夫当时射杀了齐王,随后提着太子和齐王的头颅喝退了乱军。”

        老头子说这个作甚?

        尉迟宝琳心急如焚,却不敢再劝。

        尉迟恭的眼中多了水光,“后来老夫便得意忘形,陛下却依旧没有动手。老夫知晓……若换做是前汉,老夫这等尸骨已寒,先帝的宽容……且容老夫今日报答。”

        披甲完毕,一个杀气腾腾的尉迟恭出现了。

        “槊来!”

        马槊在手,尉迟恭目光睥睨的看着外面,“待老夫去看看,是何等的乱臣贼子敢蔑视皇帝。”

        一个老卒嚎哭道:“鄂国公回来了!”

        当年的尉迟恭持马槊横行天下,所向无敌,可后来却在家中消磨了英雄气。

        尉迟恭带着数十护卫策马冲到了朱雀街上,不但惊呆了百姓,更是惊呆了金吾卫的人。

        “是鄂国公!”

        “鄂国公竟然全身披挂,还带着马槊,这是为何?”

        “皇城戒严了!”

        众人默然。

        “玄武门之变,难道要重演?”

        尉迟恭策马到了皇城前,那些将士见了不禁愕然。

        “老夫听闻有贼子作乱,领了家中护卫来此。去禀告陛下,老夫在此,陛下但凡有令,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鄂国公来了!”

        贾平安刚进了皇城就听到了呼喊声,他不禁回身看去。

        尉迟恭就在马背上,顶盔带甲,手中的马槊斜指,看着威风凛凛。

        “拿下贾平安!”

        一个官员带着几个军士冲了过来。

        什么情况?

        贾平安不解。

        “奉相公令,拿下贾平安!”

        官员在门外等了许久,期间看到诸卫调动,差点被吓尿了,但依旧记得长孙无忌的吩咐。

        他是硬着头皮来拿人,可贾平安却不在乎揍人。

        “打!”

        这件事到了现在,就是皇帝在给关陇门阀的狂奔刹车,泼冷水,让他们知晓自己的本分。

        长孙无忌此刻必然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进,他不敢断定那个怯弱的外甥是否会翻脸。

        退,那些支持他的关陇门阀会咆哮,会不满。

        这会削弱他的威信。

        所以,贾平安此刻什么都不怕。

        那官员没想到贾平安敢动手,被一顿毒打。

        “让兄弟们出来。”

        贾平安一声吩咐,百骑全出来了。

        柳奭出现了,看了贾平安一眼,急匆匆的往尚书省去。

        他寻老李干啥?

        贾平安心中微动,旋即吩咐道:“但凡有乱臣贼子,斩杀有功无过!”

        这是历史上没有的一幕。

        原先的历史上,长孙无忌带着关陇门阀们借助着这个大案打击异己,大肆安插自己人,一时间权倾朝野。

        李治继续韬光养晦,渐渐扳回了局势,最后更是一举拿下了长孙无忌等人。

        可现在贾平安带人斩杀了卢胜,随即李治做出了不同的反应。

        摊牌了!

        现在轮到长孙无忌做选择题了。

        值房里。

        那些人七嘴八舌的说着各种主意。

        长孙无忌垂眸仿佛在倾听,实则是在神游物外。

        他想起了先帝驾崩时的场景,先帝当时已经无法坐起来了,只能在他俯身时,揽着他的脖子,把李治托付给了他。

        那时的老夫……

        长孙无忌摇摇头,把那些回忆抹掉。

        “相公!”

        一个官员进来,“鄂国公带着十余人在皇城外,称听闻有贼子作乱,就领着家中护卫来此,但凡陛下有令,在所不辞。”

        “是尉迟恭?”

        有人倒吸一口凉气。

        有人不以为然的道:“垂垂老矣,怕什么?”

        “你懂个屁!当年尉迟恭纵横无敌时,你还在吃奶!”

        “尉迟恭擅长空手夺马槊,当年齐王不信,尉迟恭空手任凭他刺杀,最后轻松夺了他的马槊,这等悍将竟然也出府了吗?”

        气势骤然一泄。

        实际上前面众人就没了气势,只是在强撑着。尉迟恭的出现就像是最后一根稻草……

        “玄武门之变后,先帝以为头功者二人,老夫与尉迟恭。后来尉迟恭跋扈,被先帝训诫,从此隐于家中。没想到他竟然出来了。”

        长孙无忌下了决定,起身道:“该做什么就做什么,老夫这便进宫。”

        ……

        李治在宫中等候着。

        “陛下,皇后那边依旧如故,萧淑妃那里在叫骂……”

        李治静静听着。

        “武昭仪那边……她叫人准备了趁手的东西,说若是有人谋逆,就带人来救陛下。”

        李治的嘴角微微翘起。

        “陛下,贾平安带着百骑在皇城中巡查。”

        “好!”

        “陛下,鄂国公带着家人来了,说是听闻有贼子作乱,前来护卫陛下!”

        李治霍然起身,目光炯炯的道:“鄂国公竟然来了?”

        尉迟恭在家多年,连李治都觉得他将会老死家中,可没想到他竟然出来了。

        这是一个极其强烈的信号。

        ——先帝的老臣们都在支持着皇帝!

        李治的眼中多了神彩,“令鄂国公来见。”

        他转身看着御座,冷笑道:“你还在等什么?”

        “陛下,长孙相公求见!”

        李治仰头,“好。”

        他不可抑制的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

        晚些,尉迟恭到了。

        “鄂国公依旧未老!”

        李治一句话就打消了尉迟恭的顾虑,他行礼道;“老臣前来听从陛下差遣!”

        “好!”

        于是长孙无忌进来时,就看到了当年的老战友尉迟恭。

        他行礼,“有人得意了些,老臣刚令人去敲打。”

        李治笑的很是羞涩,“舅舅辛苦了。”

        长孙无忌抬头,深深得看了他一眼,知晓自己看错了这个外甥。

        这羞赧的微笑不过他的面具罢了。

        这不是个怯弱的帝王。

        “老臣不敢!”

        他随即告退。

        走出大殿,一直阴云笼罩的天空突然破开,一缕阳光斜照下来。

        长孙无忌缓缓而行。

        走了不知多久,他缓缓回身。

        他的外甥、大唐皇帝陛下李治就站在殿外,身边是按着刀柄的尉迟恭。

        阳光笼罩着宫殿和皇帝。

        ……

        晚安!

  https://www.173kxs.com/8_8874/1464063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173kxs.com。一起上看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173kxs.com